纪光伟:我成为第一批博爱志愿者行动

2009-05-14 00:00 来源:丁香园 作者:丁香园通讯员
字体大小
- | +

博爱日记:再赴四川
——我成为上汽通用五菱博爱志愿者行动第一批志愿者
 

2008年9月17日 星期三晴

刚才接到邮件,我成为上汽通用五菱博爱志愿者行动第一批志愿者,22日到四川绵阳安县下面的村里工作,我非常高兴,接下来就是和单位请假和安排我的工作,今年的年休假没有休,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

5月27日,我参加湖北省医疗队在四川什邡工作了22天,让我亲眼目睹了灾区的景象,我们为灾民们做了实实在在的工作,让我感受到了四川情,同胞情,是我人生中的一笔重要的财富。

7月26日,家父因病去世,让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……

在这100多天里,我经历了同胞受难之“悲”,经历了父亲去世之“痛”,经历了这样的悲痛之后,更觉得“情”的重要,有了更为深刻的感触。我深深的感触到,人活一个字:情。

再赴四川,看看灾民们的生活有没有改善,为灾民们做一点我们能够做的工作。

帮助他们,让他们早日过上正常的生活,是我们的愿望;同时我经历了这样的“痛”和“苦”以后,也是自己情感抒发的需要。

为同胞服务,我义无返顾。

2008年9月18日 星期四晴

今天我休息,病房里有几个重病人需要处理,我到了医院,处理完病人后,就办理清年休假的手续。由于这次是个人行为,我不想占用公家的时间。

上午10点,我把医院的事情处理完了,就到妈妈那里去看望一下,妈妈听说我要再次去四川,就说:怎么又去呢?我告诉她这次是志愿者,是个人的行为。这次去和上次的意义是不同的:一是我想再看看灾区;二是为灾区人民看病;三是抒发自己感情的需要,上次到四川是父亲在,现在父亲不在了,我以再次到灾区服务,来纪念父亲。妈妈很同意我的观点,只是问有没有余震,让我注意安全。我知道妈妈和父亲一样的会通情达理的,会支持我的。

回到家里,就着手把自己没有完成的事情要告一段落:杂志的审稿,报刊的约稿,还有需要完成的书稿,做完这些工作就可以到四川了。

上次和我一起到四川的一位同事的家人说过这样一句话:你是在做让自己一生都值得回忆的事情。

确实,让自己一生都值得回忆,就是一个字:情。

2008年9月19日 星期五晴

今天给一个乳腺包块的病人做了手术,快速切片证实为乳腺癌,手术做了一个多小时,麻醉花了两个小时,病人有心脏病、高血压,处理起来很困难,麻醉的复苏时间也较长,手术下来已经2点了,没有来得急吃饭,又有几个病人需要处理,一直忙到下班。

在下班的车上,我接到了短信,通知我上飞机的时间。

为了当志愿者,我把班集中了,明天上24小时班。

2008年9月21日 星期日晴

今天下夜班,9点多回来,妈妈已经过来了,为了给我节约时间妈妈每周到我这里来。

我一边清东西,一边和妈妈说话,总之,还是担心,儿行千里母担心。

吃了中饭,妈妈执意要回去,说是让我好好休息。

再赴四川,我准备好了。

2008年9月22日 星期一晴

今天早上6点,我准时出发,乘车到民航新村,乘坐7点20的机场大巴,7点50分就到达机场了,办完手续后时间才8点……

9点,飞机准时起飞,10点20分到达成都双流国际机场,飞机降落后,我立即给家人报平安,可当我再准备发短信的时候,我手机又出毛病了,无法发短信了(上次到四川也是一到成都就不能发短信了,回家经过修理,是软件出了问题),可这次又出现了同样的问题,真是奇怪。

接机的工作人员接待了我们,由于志愿者是来自全国各地的,而我是第一个到达的。中午12点,工作人员安排我们先到的志愿者,乘车到绵羊,我们在车上吃了点点心,下午2点30分到达了绵阳。

我们签到的时候,工作人员要我们写一句话,我想了想,还是觉得我的同事CCP在什邡说过的那句话最好:我这是在做我一生值得回忆的事情。

短暂的休整后,后面的队员也到了,晚上6点,我们吃完晚饭后,组织我们进行了培训,告诉了我们的工作安排,并希望我们提出意见。

说句实话,这次活动安排的非常好,也很细致,很多细节问题都考虑的很周到,我们对细节问题作了一些讨论。很多媒体也参加了。

听说我到过什邡,组织者要求我介绍一下我们工作的情况,我把在单位报告的课件展示给了大家,由于时间比较晚了,明天还要早起,我只能简单的讲了一下,尽管我讲的时间很短,大家反映很好,很多同志说,他们是含着眼泪听完的。

他们要求我把课件提供给组织者,我欣然同意。

晚上9点多,我回到房间,却发现房间里多了一台电脑,原来是下午我想组织者提出上网的问题,组织者就破例“悄悄地”安排了电脑,以方便我发资料。

地震发生后,时隔两个月,我感到灾区人民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生活,地震遗留下来的痕迹已经不多了,人们的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自信和快乐,当然,完全消除地震的带给人们的创伤还需时日。明天我们就到了受灾的乡村,或许那里的情况会不同。

2008年9月23日星期二晴

今天早上,闪电和雷声把我惊醒,我爬起来到窗口一看,外面下起了大雨,天气变了。但早上7点,我们吃早饭的时候,大雨已经停止了,吃完早饭,我们上车到安县河清镇的广红村工作,汽车开了2个小时,早上9点30分到达广红村。早已等候在那里的村民们一下子就围了上来,顿时卫生站就热闹起来了。

我们赶紧穿上工作服,来不及参观一下这个新建的卫生站,一上午我一口就看了25个病人,其中还要换药,给病人做检查等,时间过得真快,不一会儿,就到了11点多了,病人开始少了,我这才有时间去关注一下这个新建的卫生站,这是一个100平方左右的平房,进门是一个厅,近40平方,也就是我们咨询的地方,左边是一个小一点的房间,可能有30多平方,里面放着三张床,是一个多功能的房间,既是观察室,又是输液室和诊断室,还是换药室;左边也是一个30多平方的房间,被分隔成为药房和值班室,尽管条件很简陋,但还是不错的,这个卫生站有两位村医,负责了这个村3000多人的医疗工作,看到他们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,维持着3000多人的医疗工作,真是不容易,一种敬意之情油然而生……

中午,吃饭前,我们在洗手的时候发现了原来的村卫生站,里面破旧不堪,房顶漏水,我掏出相机纪录下了这个卫生站的过去。

我们吃着盒饭,饭还没有吃完,又有病人来到了卫生站,我们只有匆匆地收拾好我们的餐盒和垃圾,放弃了中午休息,又投入到了工作中,下午2点开始,病人大批的拥入卫生站。工作人员在维持着秩序,我们也紧张地接待着病人,一下午我又看了34个病人,还有几个病人因为没有药物而无法治疗。

下午4点,我们准备返回。今天我看了59个病人,志愿者们一共看病人至少300人以上。

 

 

今天的病人除了感冒、腰腿痛、咽炎、高血压、颈椎病、腰椎间盘突出、皮肤病外,还有白血病、胃癌、阻塞性黄疸、心衰、中风、肺结核和肺大疱等许多疾病,疾病谱很杂,我们带的要远远不能满足需要,部分病人我们只能让他们明天来。

晚上5点30分,我们回到了绵阳。

总结一天的工作,我感到很疲劳,本想把日记写完,但实在是太困了,只有明天再完善了。

第一天的病人确实很多,也比较复杂,很多病人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,他们有的是没有钱,有的是没有药物,有的是病情太复杂,我们现有的条件不能解决,这些都是我们遗憾的,也是无奈的。

我们和村民的交流很困难,不是听不懂,就是听不见(很多老人的听力很差),加上病人很多,我们和村民的交流基本上靠“吼”,一天下来,我们的声音都变得嘶哑了,吃晚饭的时候,丁香园的站长李天天特意给我们每个队员买了一盒喉片,让我们感动不已。

以后的任务可能更艰巨。

2008年9月24日  星期三  雨

今天下了一天的雨。

早上下着大雨,当我们出发的时候,雨变小了,我们希望雨能够停下来,毕竟雨天来看病的村民会减少。由于昨晚下了一夜的雨,山洪暴发,一路上,我们看到涪河已经明显的涨水了,而且浑浊了很多,水流也明显的加快了。

但当我们快到广红村的时候,一场大暴雨将我们司机的视线阻碍了,外面的能见度很差,车开的很慢,我们9点多才到卫生站。

好在组织者很细心,给我们每个人都准备了雨伞,当我们打着雨伞跑进卫生站时,我们的衣服都已经半湿了。等候看病的村民全都围在卫生站里,我们赶紧给村民们看病……由于天气不好,大雨,小雨的下了一天,来看病的村民们不是很多,我们还是尽量为村民们提供着医疗咨询和就诊。

 

 

由于当地今天停电,我们在很暗的光线下给村民们看病,有时看不清楚,我们就用手电照着给村民检查。中午,由于没有电,我们在当地买不到中餐,结果工作人员只有到十多公里外的另外一个镇上才买到了快餐。

今天广红村的村医告诉我们,昨天晚上他家里的电视机被震到地上了。我们上网一查,确实是发生了地震:据国家地震台网测定,7月24日3时54分,在陕西汉中市宁强县,四川广元市青川县交界(北纬32.8度,东经105.6度)发生5.6级余震。13时30分,该交界处又发生4.9级地震。15时9分,该交界处再次发生6.0级余震。据了解,此次地震仍属四川汶川地震的余震,成都等地有明显震感。

晚上,我上网查了一下,绵阳距离广元市约200公里,距离成都约100公里,既然成都有明显震感,我们这里也应该有震感,可能与我们睡觉和活动,没有感觉到有关。

我们在返回的路上,我提出要去看看九州体育馆,得到了大家的赞同,我们一起到了在512地震中闻名全国的九州体育馆,并照相纪念。

2008年9月25日 星期四 雨

今天早上,天气虽然有点阴,但还比较明亮,我想今天会是一个好天气。我们祈求今天是一个好天气,因为昨天的天气不好,村民们看病的少多了,我一天只看了 20个病人。我想如果天气好一点,我们能够多为一些村民们服务。

吃了早饭我们就奔赴今天工作的地点,在路上,我接到了朋友的电话,说中央电视台新闻里播出了,我们所在地方出现了大水,很危险,但我们似乎没有感到危险,我安慰他说,没有关系,我们的生活正常。

今天我们到另外一个村——宝华村工作,这个村离广红村不到500米,因此,两个村的村民是可以交叉到我们医疗点看病的。

当车快到医疗点的时候,天气又下起了中雨,我们很失望,不好的天气不但给我们出行带来了困难,也限制了我们向灾民们服务。

当我们到达宝华村卫生站的时候,已有几个村民在冒雨等候我们,由于组织者——上气通用五菱公司在事前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,我们只作了简单的准备,就可以看病了。

当我们把第一批的病人看完后,就感觉到房间里味道难闻,原来,这个卫生站刚刚装修好,装修的味道很浓,我们呆在里面实在是受不了了,就提出到外面看病,但外面下着毛毛细雨,外面也不合适,我们就在房间里坚持了半个小时,等到雨停了,我们将诊断桌搬到了外面。好在老天有眼,再没有下雨了,我们在露天里看了一上午的病。

中午我们吃了快餐,准备休息一下,几个从较远地方来的几个农民要求我们给他们看看,我们只有停止休息,给他们看了病。

下午,天气好了起来,看病的村民们逐渐多了起来,而我们带的外科用药没有了,我们只有让村民们明天再来,由于没有药物了,我只看了23个病人。

下午返回的路上,天气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,汽车在路上视线模糊,顷刻间,道路上已经开始积水了。

四川奇怪的天气,给我们的博爱行动带来了一点麻烦,但无论多困难,我们有决心把博爱行动进行到底。

2008年9月26日 星期五 雨

今天早上一起床,就看见窗外下着雨,今天又是一个不好的天气。

我们按时出发了,路上不好走,到处是泥泞,马路上可以溅起半人高的水,到安县和进入北川的路口,交通堵塞的非常厉害。河里的黄泥河水流速很快,水位仍然很高。

让我想起了昨天我在新浪网上看到的一篇文章:

现场报道:安县秀水发生次生灾害 (2008-09-24 12:40:33)

今日(9月24日),绵阳安县秀水镇,发生次生灾害。

昨夜起,安县北川地区发生强降雨,凌晨三点有余震震感。安县秀水镇南苑板房安置区,凌晨三点的雷电狂风暴雨中,有六间板房被掀了顶,屋顶在空中飞出十多米,砸在其他板房上,一根电线杆倒下,所幸没有人员伤亡。

我今天中午到达安县秀水镇,在镇上听说此事,马上赶往事发地点。南苑板房有半个区地面积水严重,许多板房进水,居民正在积极排水,有工程车在清理排洪道。被掀了顶的六间房,住的是秀水医院的职工,他们的家已经完全被雨水泡透,家具电器损失惨重。

这些医院职工,住处已经被安排,但是今晚他们没有床和棉被,现在浑身湿透着在抢救家什,换洗衣服都没有。令人担心的事,大雨还在继续,这片社区其他的板房,今晚是否安全。

他们当我是记者,他们殷切地盼望我报道他们的灾情,如果我算是,那我是第一个到达现场做这报道的人。

这场暴雨以及山洪余震,一定给北川安县地区带来了很大的困难。早晨在车上,听村民在说,永安板房被淹了,屋子里积了很深的水,冰箱都冲到河里了,路也不通了。那可是北川很大一片安置区。我昨天还在擂鼓任家坪,换了今天就出不来了。

我在秀水的网吧,靠发电上网,不稳定,先发帖再整理图片,争取能传上来。

我已通知了绵阳的志愿者,盼当地政府积极行动救助。

这个秀水镇是我们每天必须经过的地方,我们也目睹了部分灾情,这篇文章让我很亲切。

到了宝华村卫生站,因为天气的原因,村民们很少,我们看了一些病人,其中有一个外伤的老人,我一看就是克雷氏骨折,我们没有办法处理,只有让老人到河清卫生院去看病了。

 

 

快到中午了,我想到河清镇去发封信作为纪念,就和准备午餐的工作人员一起到了河清镇,这是一个偏僻的小镇,距离我们的医疗点4-5公里远,镇上很破旧,人很少,商店也很萧条,我们买了快餐就返回了医疗点。

中午休息,天气很冷,我们不敢睡着,就和村医谈了起来:她给我们介绍了地震发生时候的惨状。她告诉我们他们村里的人现在大多数还睡在帐篷里,村里的房屋很多是属于危房,不敢居住。

我们看了她家的房子,认为还好,应该可以居住,她告诉我们,她家的房子都是裂缝,没有加固前是不敢住的。前天下午的6.0级的地震,她家的房子都是摇晃的,她是从家里跑出来的。

是啊,天气逐渐变冷了,灾区人民怎么过冬啊,我们不禁为灾区人民感到担心。一天的医疗任务完成了,我们乘车返回,由于天气不好,我们的车子开的并不快,由于中午没有休息,我也正好睡了一下,但突然,我们的汽车猛打方向盘,把我惊醒。我一看是一个越野公安车在故意整我们的司机,原来,他们的公安车队,亮着应急灯,我们的车让的可能慢了一点,引起了公安车辆的不满,险些造成车祸,我们看着5-6辆不同的特权车,排成队在行驶,好不威风,这些车有公安标志的,有法院标志的,车速并不快,并不象是在执行任务,我一直想照下他们的牌照,由于雨太大,没有能照清楚。到了安县,一辆特权车拐弯走了,脱离了车队,这就更证实了他们不是在执行任务。正当大家都在为灾民服务的时候,而这些特权车在路上横行霸道,让人遗憾。

2008年9月27日 星期六雨

又是淅沥沥的下了一天的雨。

今天我们到了这次活动的最后一站——白马村,这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小村,说它偏僻一是已经靠近德阳了;二是不在公路旁,因此这个村的环境就比较差了,我们的车子从公路上进入了乡间小路,路很窄,凸凹不平的,加上下雨的泥泞,我们提心掉胆的到了卫生站,这是建立在废弃的白马小学的卫生站,还没有完全修建好。

我们到来后,天气仍然下着雨,附近的村民们陆续到了卫生站,尽管天气不好,但村民还不算少。我们开始了医疗服务,大家有序的排着队,等待着我们的服务。

我接待了一个50多岁男性村民,他说他的腰疼,地震前在镇医院做了胆囊手术,看着他比较健谈,我给他看完病后,就和他聊了起来。

他告诉我,今年5月4日,他到医院看病,发现了胆囊有一个3厘米的结石,下午,他带着5000元钱就到医院去了,当时就给他开了刀。手术后5天就拆线出院了。我觉得很惊奇,怎么5天就能出院呢?他说,医生告诉他,他身体很好,5天就可以拆线了。我不相信,检查了他的腹部,发现伤口真的愈合还不错。让我很惊奇,基层医院的医生也是不容易,难得有一个手术病人,病人一来马上就手术,免得病人改变主意了,但在镇卫生院这样的条件下,没有经过充分的准备怎么能手术呢?5天拆线确实是一个大胆的举动。我一方面佩服我的同行,一方面为他们担心,更为病人的安全担心,基层医院的正规化培训确实是应该推广的,这也是我这次带着问题来,希望得到解决的问题,这个例子为我提供了一个好的素材。

当我和他谈起地震后的重建的时候,他告诉我,他们的村民现在还睡在帐篷里,原因是没有钱盖房子。尽管政府给予了每户2万元的建房补贴,但很多人还是建不起房子,只有住帐篷。

我们听说政府对灾民盖房有补贴,他告诉我们,政府的建房补助也不是一次性给你的,要根据进度给钱,目的就是怕村民拿了钱不盖房子。我想政府这样的安排也是有道理的。

当我们问及盖房子需要多少钱的时候,他说:现在农民不敢盖楼房,一是怕地震,二是造价高。以前盖4间平房只要2万元,现在需要4-5万,如果盖楼房则要10万元。很多人是积攒了多年的钱,准备盖房子的,结果地震全部摧毁了,他就是刚刚盖好的房子,被震得到处是裂缝。相反,那些钱不够,没有盖新房的农民则“因祸得福”了,他们现在可以盖房子了。

我们在路上看到的活动板房有的已经进水了,无法住人,这样的房子让我感到遗憾。天逐渐冷了,灾民们怎么度过这个冬天?

我还看了一个非常典型的甲亢病人,我10年来都没有遇到这样典型的病人了,然而,我们也只能给她一点就诊建议,别的我们也无能为力了。

中午快吃饭的时候,我们才遇到白马村的村医王大夫,一个50多岁的憨厚汉子,他穿着雨衣,就像一个老农民,他言语很少,不断的招呼着村民看病,维持着秩序。要不是组织者给我介绍,我还真认为他是一个老农呢!我和他谈了几句,马上要吃饭了,我留他下来和我们一起吃饭,王大夫告诉我,他还要赶着到其他几个队去通知村民们来看病,说着就骑着一辆破自行车走了。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我忽然想起来要给他照张像,我赶紧掏出相机,拍下了王大夫的身影,一种敬意之情油然而生。

中午,天气很冷,我们不敢在卫生所休息,怕感冒了,我们只有到汽车上关闭了窗户,这样温度可以高一点……不知过了多久,我被一阵凉风吹醒了,原来,有人打开车门下车了,我一看时间,已经快到点了。同伴们羡慕我一倒下就能睡,打鼾,我得意地说:能吃,能睡,能干,这就是外科医生的特点。

下午又陆续有村民来看病了,有一个中年妇女告诉我们她妈妈手术后出现疼痛,我们没有看到病人,不敢作出判断,由于外面下着雨,病人又不方便来,我们就决定到病人家里去看看,经过检查,我们认为病人的手术是成功的,目前就是伤口瘢痕的疼痛,我们给病人做了处理,病人和家属非常感谢。

早上,我们的组织者就告诉我们,白马卫生站的厕所已经损坏,尤其是男厕所不能使用了,建议我们使用女厕所,从来没有进入女厕所的,这次“有幸”进入女厕所了。到现场一看,男厕所确实可怕,我们在里面生怕啥时候会发生意外……

下午返回的时候,司机好心走了一条新路,让我们看看绵阳的风景,当车在警钟路口遇到红灯时,我突然发现楼顶的大钟停留在2点28分上,我赶紧拿出相机拍下了这个镜头,作为纪念。这个镜头和我在绵竹东方电器广场上拍的是类似的。

2008年9月28日 星期天阴

今天老天给面子,没有下雨,给我们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今天早上一出门,我们就非常郁闷,今天又是一个雨天,可是我们到了白马卫生站的时候,雨就停了,尽管没有太阳,但天气确实好多了。

我们一到卫生站,就有很多村民等候在那里了,我们马上开始了紧张的工作。

村民们越来越多,最多的时候有30人排队。最后,我们的工作人员李亚超因为说话太多,声音已经嘶哑了,仍在坚持工作。

 

 

我上午看了20多个病人,其中一位老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这是一个67岁的腰腿痛的病人,我给他看完病后,老人给我深深的鞠了三鞠躬,连声说谢谢,说句实话,老人的问题能不能解决还是一个问号,我却受老人如此大礼,我连声说:要不得,要不得。面对这位纯朴的老人,我深深感动了。

有一位中年人说他母亲病了,希望我们去看看,我们马上开车到病人家里,可老人已经走到了半路上,我只有在路边的水泥地上做了检查,原来这是一个带状疱疹后遗症的病人,现在疼痛厉害。我给家属讲解了原因和治疗方法,然后让家属到卫生站取药。家属非常感谢。

下午3点多,我们结束了白马的工作,准备返回。可是,当我们的车刚刚起动就陷入了泥泞中,出不来了,附近的村民和志愿者们一起试图推车的时候,发现我们的力量确实太渺小了,尽管我们用尽了全身力气,汽车纹丝不动。没有办法,我们只有找来钢丝绳,通过汽车牵引,可是钢丝绳一拉就断了,我们只有向附近的村民求援,一下子来了几十个村民,跳到水里,为我们推车,可是车仍然不懂,不知道那位村民搬来了一个大树,通过杠杆原理让车脱离了困境,这是已经是车陷入的40分钟了。

 

 

看到车可以走了,村民们都回去了,我们连声说谢谢,村民们说:你们为我们看病,这是应该的。

我们返回了,我们最后一天的工作以圆满结束,推车的插曲让我们更感受到四川人民的纯朴和可爱。

编辑: 袁小燕

版权声明

本网站所有注明“来源:丁香园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资料,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,非经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,授权转载时须注明“来源:丁香园”。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,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。

网友评论